开源矿池合伙人郭勇:IPFS愿景是再造一个平行互联网

2020年12月19日,由西安市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主办,开源矿池、PolkaBase、金色财经联合主办,链上ChainUP、蚂蚁集群联合承办的“探索 ・ 创新

2020年12月19日,由西安市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主办,开源矿池、PolkaBase、金色财经联合主办,链上ChainUP、蚂蚁集群联合承办的“探索 ・ 创新 ・ 共赢Web3.0生态大会”在西安举行。

开源矿池合伙人郭勇在会上发表”分布式存储的历史机遇”主旨演讲,他表示,IPFS愿景是再造一个平行的互联网,互联网已经运行了30、40年,产生了巨大的价值,随着价值的不断增加它的固有缺陷越来越凸显出来。所以IPFS希望能够建造一个平行的互联网,能够摆脱地理位置的空间,在中国、全世界、在整个宇宙里面都能够存储这个文件,能够让数据自由流动,数据会成为21世纪甚至以后最最有价值的一项资产,如何能够让数据借鉴产权做清晰的划分和交易,能够极大地提升我们在网络空间里的生产效率。

以下为郭勇演讲实录:

郭勇:刚刚听了各位的演讲非常受启发,其实还是一脉相承的,分布式存储现在应该是刚刚开始,今天的阿里云、谷歌云、亚马逊这些公司已经实现了一部分分布式存储,我们可以把很多块服务器、很多个存储机会给做成一块硬盘、一台服务器来存储大量的文件,但是我们现在还做不到永久存储的分布式存储,其实这个应该是区块链最最应该关注的一个重点问题。

首先讲一下分布式系统的特征,它能够有效提升单机性瓶颈,增强了系统的可用性和可靠性。分布式跟我们去中心化存储还是有点区别的,去中心化存储核心强调每个节点进行对等,所以说分布式系统具备了分布性、透明性、通讯性、同一性的特征,每两台机器都可以互相通讯,而且大家通过分布式计算这样的协作完成共同的任务。

分布式网络让网络空间变成真实的空间,在我的物理世界里面,比如说这个话筒这一支笔其实都是由最小单位构成的,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面数据是可以被删除掉的,这其实就让我们网络的底层变得很脆弱。现在基本上大家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在网络上,已经超然形成了一个网络空间,在这个网络空间里面,比如说我们的银行系统、我们的金融系统,还有很多的个人数据,其实我们的网络空间承载了越来越多的价值,但是我们的网络结构还是停留在20、30年前的互联网的结构里面,它的底层还是非常脆弱的,我们可以去筛减,这样的话这个生态这个空间是很脆弱的。如果底层网络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是一种分布式的网络,每一个节点都是对等节点,每次去删改数据都需要获得所有人的同意,这样的节点这样的网络才是可以存在可以持续的网络。

在现在的互联网世界里面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数据的所有权到底应该归谁,全球最大的广告公司是谷歌,谷歌95%的收入来自于广告,它的收入来源取决于它拥有很多经典的数据,可以抓取到用户的数据,再通过用户的数据去给用户做精准的营销和投放,这种模式严格来说在道德层面是有瑕疵的,目前因为这种数据的所有权归属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划分,所以导致了很多国家、很多的大公司没法合理去利用这个数据产生生产力的提高,也导致在地下的市场里面我们的数据被大量的交易,去泄露我们的隐私,这其实对用户和对机构来说会形成很大的挑战。

所以说如何让数据变成一个像原子一样的客观的物理存在,然后它可以去交易,这其实是我们今天区块链要做的事情,我们区块链17年就开始说要落地,但是很可惜到现在全原生态区块链还没有大范围的做到应用落地,我们的联盟链也是不需要去落地的。

区块链现在面临最尴尬的问题,最底层的存储设施还是存储在中心化的云服务器上,我们可能缺少应用场景只是一个表象,但是我们绕不开,说我们底层的数据是存在中心化的数据上,我们很难说我们的应用真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因为链上的区块容量非常有限,它能够存储的数据也非常有限,所以我们只能够去做一些金融层面的应用,像我们的DCEP,它可能只能够在金融层面去做应用,但是如果我想去做一个区块链的游戏,我想做一个区块链的竞猜,它其实是完全实现不了的。因为它最底层的基础设施还是缺乏有人去建设,所以和边缘计算和大数据的融合还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如果说我们不去发展存储这个赛道,那么我们的区块链可能是永远也面临不了实际的落地这么一个尴尬的情况。

分布式存储巨大的市场规模,服务器市场是一个很巨大的市场,而且中国这两年开始大力发展5G新基建,存储需求快速增加,由5G新基建带动相关的投资,比如系统的开发、芯片的设计、IDC的建造,这未来都会对整个经济产生非常良好的刺激。其实网络空间这样一个平行世界里面,它的价值将会是远远超过铁公鸡所带来的传统基建的价值。IPFS应该是分布式存储赛道里面做得最远的一个,它能够实现数据的安全、永久的存储,它能够节省60%的带宽费用,我们能够把数据的传输速度做得更加快速和安全,最终它的愿景是实现HTTP的协议,去补充我们原来在HTTP里面所面临的一些固有的问题。

IPFS其实也是从14年就提出来的,它应该是区块链最最原生的落地场景,而且有巨大的空间。我们现在的区块链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社会实验,这个实验里面产生了(英)这样一些非常优秀的项目,但是很不幸从17年之后大量的项目重复的去建造这个车轮,我们去模仿(英)做其他的供应链,还有像波卡这样的项目,大部分的供应链都处在停滞的状态,永远不会去启动,我们在提出5G新基建之前是没有人去做区块链的基建建设的。

围绕区块链落地话题,经济学家在描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会把他对世界一些非常核心的东西,比如说我的收入提高,我的消费会增加这样的一些规律,它会抽检成一个经济模型,但是如果我们反过来用这样简单的金融模型去指导,或者我去还原一个真实世界的话,这个工作是永远不可能完成的,因为现在的经济模型过于简单,如果说我们把自己当成上帝,我们要去在新的世界里面去建造这样一个世界,我们需要把这个经济模型构造的非常复杂和完善。其实像(英)它的经济模型已经发展了三年的时间,测试网测试了一年时间,它的每个模型经过了上百次的调试,纵然现在它有非常多的不完善,但是它已经在所有的区块链项目里面把经济模型做得最复杂、最系统和最深入的一个项目,它应该是很多项目里面真正去考虑落地的问题,也是目前来看最最具有落地潜力的一个项目。不管是做学术界还是在应用层面,我们可能对技术的投入偏多,但是却没有真正深入去思考经济模型的问题,但是经济模型是一个说起来很简单,但是想要具体做起来,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难落地的一个东西。

IPFS的愿景再去造一个平行的互联网,我们的互联网已经运行了30、40年了,它产生了巨大的价值,随着价值的不断增加它的固有缺陷越来越凸显出来,所以IPFS希望能够建造一个平行的互联网,能够摆脱地理位置的空间,在中国、全世界、在整个宇宙里面都能够存储这个文件,能够让数据自由流动,数据会成为21世纪甚至以后最最有价值的一项资产,如何能够让数据借鉴产权做清晰的划分和交易,能够极大地提升我们在网络空间里的生产效率。

马克思关于资本论对19世纪和20世纪的一些预测,其实从今天来看他是预测不准确的,其实最主要的一个问题他没有预测到科技的发展对人类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那也一是样的,我如果站在旧有的互联网思维来看以后的世界,其实也是远远低估了IPFS或者是平行互联网的发展愿景,核心还是说数据这样的生产力,如果说能够去自由流动,它会释放出巨大的潜力,构造出新型的经济模型和生产关系。未来所有互联网产生的数据通过IPFS以及基于IPFS构建的云存储都会很好的进行保存。

本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转注明出处:https://blockchain.mojijs.com/news/1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