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顾惠城:智能社会需要的一个技术是区块链

2020年12月19日,由西安市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主办,开源矿池、PolkaBase、金色财经联合主办,链上ChainUP、蚂蚁集群联合承办的“探索 ・ 创新

2020年12月19日,由西安市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主办,开源矿池、PolkaBase、金色财经联合主办,链上ChainUP、蚂蚁集群联合承办的“探索 ・ 创新 ・ 共赢Web3.0生态大会”在西安举行。

中科院区块链实验室专家委员会主任顾惠城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智能社会,智能社会怎么来建立?一个是通过我们区块链的技术,还有要会社会计算。智能社会的优点有很多,非中心化、分布式,这个是区块链的一些特点。智能社会体现了人人平等,信息都是对称的,理想化的社会是非常好的。

以下为顾惠城演讲实录:

顾惠城:我今天主要从社会学的角度谈谈怎么理解区块链。去年10月份中央政治局把区块链技术作为核心技术,这个就把区块链技术提高到一个非常高的位置上了,作为搞区块链的人来说腰杆子直了,因为后面有撑腰的。

区块链是一个新技术不是高技术,这是有区分的,所谓的新技术,因为它后来的比较新,我们不了解是因为我们没有学,但是它的翻新速度又非常快,而高技术我们如果想学你要没有个好几年的工夫不一定学得会,新技术不一样,你花点钱可以学会,高技术的东西比方说航天航空,这几天的嫦娥回来了感觉很兴奋,而航天的技术一般人不一定能学得会。当时我们年轻的时候有一个设想,如果我们有个绳子挂在月亮上,用月亮的这根绳子一直拉到地球,以后我们上月亮爬着绳子就上去了,但是这个就对绳子有要求,你不能用根铁链子,你也不能用麻绳,如果用石墨烯就很可能能达到这个程度,头发丝这样的细线,可能好几十吨的重量能承受,但是这个石墨烯还做不到这个程度。有一个叫人造小太阳,就是把氢弹一下子爆炸了,让它慢慢释放能量,中间的温度大概是1亿度,1亿度拿什么东西来盛呢?用电磁成。控制1亿度大概有几十个毫秒,时间很短,现在能控制到100多秒,这是高技术,但是是不好学的。像计算机里头的ABCD,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这些东西大家可以学会,但是搞得人数普遍就很多,发展很快很新,高技术的领域已经出了好长时间,专业了好几十年但是成果不太多,但是高技术不是说花钱花人就能搞出来。

下面讲一下区块链产生的社会背景。国外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先不讲了,咱们国家是一个礼仪之邦,咱们在春秋战国的时候有很多的哲学家对我们的社会有很多的思考,最著名的就是儒家道家,道就是天道,符合自然规律的我们称之为道,如果你这个人办事情都符合自然规律符合道家的思想天人合一,那么你这个人就有了德,但是这个道和德对人的要求很高,天人合一很难。所以孔子就提出了仁义礼智,孔子提了4个字,后面汉朝的时候又把信字加上去了,仁义礼智信,这个仁,人人都有侧隐之心,孔子的要求也比较高,后来孟子认为孔子的要求高,我降低一个档次,我就提出一个义,别人有困难我要帮助别人,这就是义,就这个义来说一般人也达不到。后来又提出礼,相互之间要有礼貌,礼节很多,但是在战国相互打仗,礼貌不讲了,后来又退一步,人类遇到了智,智是什么意思呢?它是是非之心,你这个人要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但是因为各个阶层人不一样,各个组织人的观点立场不一样,世界观不一样,所以人的是非辨别能力可能也都不太一样,世界观不一样,很难达到一致。最后就是信,信无非就是诚信,我前面四个不要求,我要求你有诚信,你说过的话要算术,答应人家的承诺你要兑现,但是后来由于咱们朝代变化,包括我们现在的市场经济讲究的是资本和利润,所以很多的人连信都达不到,诚信都达不到,后面就有法了,但是通过法律来解决这个社会成本就很高,西方社会基本上有一套完整的法律制度,基本上通过法律来治理这个社会,我们国家在法律的基础上希望通过道的教育来治理社会和谐,提高人民的满意度。但是我们发现这个区块链正好就可以通过机器来达到最后信任的保障,所以非常有必要,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们机器来帮你做到,帮助社会治理达到和谐的最后的一道关口是非常好的,当时的墨家和杨朱提出来的观点太极端,我们就不细讲了。

区块链的技术1.0、2.0,如果说区块链的3.0现在行业达不到,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智能社会,这个智能社会怎么来建立?一个是通过我们区块链的技术,还有要会社会计算。区块链我们在做普及的时候,很多人问区块链到底是什么,有的人说区块链是一个数据库,有的人说区块链是一个帐本。社会计算里头包括内容,我们现在的算力,因为我们有了云计算,所以算力不成问题,社会的数据、采集也不成问题,我们也有人工智能进行计算,现在我们缺少的就是社会模型,我们要用什么样的社会理论来加强我们的计算机技术来进行计算,这个问题就比较重要了。智能社会的优点有很多了,非中心化、分布式,这个是我们区块链的一些特点,智能社会体现了人人平等,信息都是对称的,理想化的社会是非常好的。

下面讲一下社会理论,经济学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社会理论,除了经济学以外我们还有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这三个理论基本上是信息化的理论,这三个理论当时解决信息、自动控制、系统的演化发挥了很重大的作用。突变论、协同学和耗散结构,这三个理论是上个世纪80年代产生的理论,它对社会学的影响就比较大,当然这三个理论的数学基础都是分数为,原来我们普遍的社会发展都是渐进式的,有了这个突变以后,有了这个分差以后,我们的社会发展某些社会会发生突变,然后我们自然科学里头有地震有三级滑坡,原来我们也做过这样的模型。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对一个十几米的沙堆,我们在沙顶上放东西,然后我们从沙底下挖沙子,我们不知道哪里一挖整个沙堆就会掉下来,这就像社会矛盾一步步激化,激化到一定程度这个社会矛盾就一下子爆发了。协同学也是,在这个社会的整体里头它有子系统,各个子系统相互之间有协同有联系,如果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相互之间是很乱的,比方说这1万个人站在广场上,如果大家不管的话大家随意的走动,是非常乱的,怎么样把协同外部要加上规律,这个规律怎么加,这就需要靠外部的能量来解决。因为这个社会是一点一点进步的,协同学里头的观点现在也用了很多,比方说美国两党竞争,社会舆论,两个派别的社会舆论的竞争,这个都是可以做社会模型来进行模拟的,模拟演化是怎么样的。还有人口迁移,我们西安这边的人口和郑州两个大城市的人口迁移,给一些数据以后都可以做出模型进行解答。耗散结构跟协同学的原理都是一样的,都是分差的问题,当然耗散结构里头出来的曲线,比方说上海的股市就牵扯到数学上分数为的问题,这个当时我们也算过上海的指数、深圳的指数,从分数为的角度到底是多少,我们算的日线图、周线图的结构都不太一样。

通过社会学的理解,我们区块链里头有很多改进的东西,比方说分布式系统的一致性问题,我们现在的挖矿的问题,我们通过挖矿达到分布式协同一致性问题,其实挖矿这个问题在社会学里头是一个最原始的问题,社会最原始的时候采用这样的方法。比方说非洲草原上的狮群就需要狮王猴王统治,我们在区块链挖矿,谁挖到了,谁通过算法把它算出来了,那么他就得到了记账的资格,他就得到了好处,无非就是选一个人来记账,所以这是一个最原始的办法,下一轮再重新选,草原上的狮王的任期也不是很长的,所以挖矿是最原始的也是一点一点发展的,区块链以后慢慢发展,慢慢会有其他的分布式一致性的办法出来。我们国家的发展一开始传让,后来一点一点家族继承,在计算机里头我们就可以放开的虚拟,怎么样来把分布式的结构作为分布式,我们叫社会学的理论来给它改造改进,我们不能光局限于计算机里头,首先这个理论编出来好不好,你的工夫是在代码以外,包括模型要建好。

与区块链相关的研究所,首先是软件研究所,还有一个计算技术研究所,这个就是原来联想的后面的一个单位,网络中心,我们国家94年第一条网线就是从网络中心接上去的,自动化更多的是做一些AR,包括这次嫦娥,我估计他们肯定也参与了自动控制,电子所主要是做信息方面的信号处理的,微电子研究所主要做集成电路的,如果这方面有什么问题可以跟他们合作。这些研究是搞数学的,有一个数学科学研究院,一个是数学所,这里头有专门搞数论的。

下面让我的同事讲一下我们实验室具体怎么合作。谢谢大家。

王泽征:

非常高兴来到西安,西安在区块链领域也是非常核心的一个节点。所有跟区块链相关的项目都会走我这边,我也非常希望有机会跟广大的从业者去交流沟通,去互动深化我们从事的这个领域。

大家了解到中科院有很多的所,不光是软件所,还有很多其他的纳米所,一些数字科学剂量的数学所等等,中科院的软件所跟区块链是相关的,其实中科院作为国家最高的研究学府之一,我们进入这个领域不仅仅只希望停留在国家跟央行或者是国企层面上的项目,其实更多希望跟更多从业者帮助大家孵化赋能,帮助更多的团队达到一定的高度,共创产业的价值跟效果。

我简单介绍一下在中科院区块链实验室几个职能部门。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是区块链应用研究中心,主要研究的是算法、密码学的一些研究成果,这边是中科院的研究院,汇集了很多国内跟国外知名的研究员在里面攻克一些技术壁垒行业壁垒,我主要负责区块链应用运营中心,所有跟区块链相关的项目,数字经济转型企业的链改,我们希望在这个领域能有更多的深入合作,同时还有学术专家委员会,它汇集不仅仅是区块链领域的专家,更多希望跟更多领域的专家,比如密码学,或者跟经济金融相关,在这个领域产生更深度的合作。作为区块链实验室的项目总监,我也非常希望中科院区块链实验室能成为区块链研究与应用的高地,在区块链的技术应用、技术与其他智慧技能相融合的领域,区块链都会有相关的操作跟部署。区块链中科院实验室致力于成为一个开放的创新基地,能找到合适的契合点给广大的创业公司平台提供更好的积淀,帮助大家孵化手里所有的项目,帮助更好的同类型的项目进行整合。

我们希望通过在区块链这个领域探索出来自己的研究实验室,能有更多新的经济模式的一些发展,比如说一些发展创业孵化,技术咨询,政策的咨询和一些知识产权的综合运用,在这个领域也会有很多的建树。

接下来我把舞台的机会留给接下来的嘉宾,希望在台下有更多跟大家互动的机会,谢谢。

本文观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构成任何建议。转转注明出处:https://blockchain.mojijs.com/news/1777